玄幻   奇幻   武侠   仙侠   都市   历史   军事   游戏   竞技   科幻   灵异   同人   女生   其他  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春日美好,春夜更动人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冷天烈来说,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。

    自从广毓惊马的那一刻起,他整个人就绷紧了。

    翻遍了整个金陵城,硬是连袁琴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他十分的懊恼的。

    他被捧为神探,还没有他查不出的案子。

    就连去年两百衙差惨死,世人都以为是妖邪降世。他还不是查出了齐王是真凶。虽然不能将真相公布于世,也不能拿凶,但是齐国赔了丰厚的抚恤金,也算是对的住那些枉死的衙差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被谋害是梁王世子不说,这个凶徒还是个弱女子。他还亲自接了人家,还派人一直盯着的,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。

    又一个黑夜来临。

    冷天烈圆睁着双眼盯着坐在西城门口死死的盯着城门。

    这几日唯一出城的就是齐王和长公主的人马了。

    又是仪仗又是卫队的。

    联想到齐王和袁琴在牡丹楼密谈过。那个店家也说过袁琴走的时候说了,她去临淄了,齐王让她去临淄了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齐王使了什么障眼法,名义上让他去捉拿袁琴,私下里已经差人将袁琴带走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的,也只有齐王有这个能耐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齐王都潜入梁王宫了嘛,那带着袁琴逃出他的搜捕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若是袁琴被齐欢带走了,他就把金陵城都翻过来也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这事,他还需要找梁王说明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齐欢给梁王写了什么,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广毓好了之后,不管是广震和梁王妃苏媛都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。

    虽然广毓已经和金翎说清楚了,但是作为父母还是知道的儿子心里绝对不好过的。

    越是心疼儿子,他们就越想捉到那个谋害他们儿子的凶手了。

    对于冷天烈一直没有拿到袁琴,广震和苏媛都是很恼火。

    冷天烈深夜入宫,将自己以为是齐王带走袁琴的想法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广震一口否定,“若是齐王知道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袁琴,他一定后悔当时就没有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袁琴到底是什么人?”作为一个老捕快的直觉,广震这一句话足以让冷天烈觉得袁琴绝对不是吏部资料上的那样。是一个自幼长在应天城里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广震看了一眼冷天烈:“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,之前都是猜测,如今找不到袁琴,就足以证明我们的猜测都是真的。袁琴就是之前司马昱的皇后,大司马龙威的独女龙金凤。陛下入宫的时候,她死里逃生。鬼医薛岑又给她换了脸变成了袁琴。”

    “换脸?”冷天烈神情一震,“难怪了!不过还好!自从那夜,整个金陵城都封锁了,只入不出的。她一定还在城中。别说她换脸了,就是换皮,我也能把她揪出来!还请王爷允许户部一同加入搜捕行动。按照登记在册人口一个一个的排查!不放过任何一个人。”

我眼里只有金子-第498章 煎熬-->>(第1/2节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